当前位置: > 推荐阅读 > 想写好文章,多用主谓宾

想写好文章,多用主谓宾

想写好文章,多用主谓宾
文/杨葵_作家,编辑
副词用的多,容易显得不那么实在。

有本法国小说叫做《要短句,亲爱的》。书名这句话,是作者的母亲对女儿写作的教导与叮嘱。后来女儿果然成了优秀作家,多部作品在著名的伽里玛出版社出版,还曾得过费米娜图书奖。

这些年常见有人提倡“写短句”,仔细考察提倡者初衷,注重点在于行文风格,觉得短句更古典,而长句太西化。我做编辑那些年,也常劝作者“写短句”,但我的注重点可没那么高深,我想的很基础:句子短了不容易犯错误。即使有错误,也容易发现,进而便于改正。

写短句,就是要多一些主谓宾,少一些定状补;多用名词动词,少用副词连词;多平铺直叙,少抒情强调。比如这样的句子:“必须牢固树立群众意识,始终情牵人民,心系群众,全面反映民思、民盼”,在我一个纯文字工作者看来,因为有太多副词,就容易显得不那么实在。如果把副词都去掉,就变成“树立群众意识,情牵人民,心系群众,反映民思、民盼”,我个人觉得就诚恳多了,行文也舒服得多。

我当然理解,使用这些副词是为了彰显气势。可气势这东西不是想显就能显的,恐怕需要先苦心志、劳筋骨,养足自己的“浩然之气”,让它由内而外自然流露。不顾自身条件妄追气势,就容易露怯。历史上有不少“檄文”,就是这类可笑的典型例证。文人们狂抖精神,假想自己吞了豹子胆,代枭雄发声,无奈自身本无缚鸡之力,硬充气势,外强中干之态就暴露了。唐朝的骆宾王做过不少官家幕僚,写过不止一篇檄文,是个檄文专业户,但是你看那篇著名的讨武则天檄文,“因天下之失望,顺宇内之推心,爰举义旗,以清妖孽。南连百越,北尽三河,铁骑成群,玉轴相接。海陵红粟,仓储之积靡穷;江浦黄旗,匡复之功何远。班声动而北风起,剑气冲而南斗平。喑呜则山岳崩颓,叱咤则风云变色。以此制敌,何敌不摧……”特别像那个成语——狐假虎威,乍看浑身奓着毛,细看没几两肉的小身子骨儿,虚假空洞,还是狐狸的气势,跟老虎一毛钱关系没有。

前不久读徐梵澄先生论写作,也提到气势。他说“文章达到极致的时候,是连气势也不当有的”。我想到的是个人读《毛选》的感受。毛泽东的文章向以气势恢宏著称,我也喜

欢,但我觉得还算不上最好的文章。最好的文章什么样?顺顺溜溜读完了,根本没意识到这文章有多好就读完了,回过头一想,写得真好啊!这个叫真好。

多用主谓宾,少用定状补,固然平实可喜,也极易流于平淡,这也是实情。就像阿城小说名篇《孩子王》里学生王福的作文:“我家没有表,我起来了,我穿衣服,我洗脸,我去伙房打饭,我吃了饭,洗了碗,我拿了书包,我没有表,我走了多久,山有雾,我到学校,我坐下,上课……”这当然不是好文章,但我觉得针对妄求气势的那部分写作者,不妨回到如此主谓宾基础训练。

孙过庭《书谱》论书法,“初学分布,但求平正。既知平正,务追险绝。既能险绝,复归平正。” 还说,“初谓未及,中则过之,后乃通会。通会之际,人书俱老”。王福这作文就是初学平正。而眼下很多写作者,特别瞧不起“初学”,直接掠过,直奔“险绝”而去。我个人觉得,拿险绝当起点,大概绕遍五大洲四大洋,也难“复归平正”吧。


想写好文章,多用主谓宾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表情
还能输入210个字